但愿月长圆

2015-10-09 来源:人员机构 作者: 图片:

     中秋人月两团圆,团圆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赏月吃月饼,而我小时候的中秋却不太一样。在那个淳朴的年代,我住在一个大院里,大院里的居民几乎都是同一个单位的同事,上班一起努力工作,下班互串门子、聚几桌打牌,各家的孩子也整天玩在一块儿。在这样亲密和谐的氛围下,每一年的中秋节都是整个大院一起过的,这是别样的团圆。

    当月饼的香味开始飘散在大街小巷,孩子们便躁动起来,围在一起流着口水谈论各自家的月饼,你在哪家饼店买的,我买了什么口味的,然后约定中秋节聚会那天要一起分享。接着,我们会向父母撒娇,让父母带我们到街上去买一盏漂亮的花灯,中秋提花灯一直是孩子心中不可违背的传统,每个孩子都要有,但这花灯已不是古时候那种烧着蜡烛的纸灯,它有着更精美的外壳,只需两粒电池就可以发光一整夜,还会唱歌。孩子们只需快乐地等待节日的到来,而大人们则要忙着买月饼、买聚会的各种食材。

    到了中秋这天,各家吃完晚饭,正是月亮升起的时候,妈妈会在月光下放一张小几,在上面摆上诱人的月饼、多汁的柚子、酸酸的青皮柑、甜脆的葡萄和一个小香炉,焚一炷香,香气袅袅缭绕,我们向着月光双手合十三拜,心中默默感激一家人的团圆幸福。当这神圣的一刻结束,我又变回那个活蹦乱跳的孩子,急不可耐地提上花灯跑出去一家一家地敲门,把我最爱的小伙伴们都叫出来,厮闹在一块。没了孩子的“碍手碍脚”,大人们开始拿出塑料袋、竹篮,往里面装月饼、水果和啤酒,有一些家庭则热起油锅,炸起了蜜蜂、花生,好不热闹。

    孩子们聚到一起,第一件事是展示自己的花灯,各式各样、眼花缭乱,住在二楼的阿婧花灯每年一换,每年都是最漂亮的,我记得她有过一盏走马灯,看起来像宫廷电视剧里美丽的仕女提着的灯,图案不停旋转变换,吸引了各种羡慕的眼光。
大人们纷纷提着大袋小袋走出家门,往一座七层高楼的楼顶而去,孩子们一手提灯一手牵着同伴,紧紧地跟在后面。楼顶非常的开阔,容纳这么多人完全不成问题,大人们从袋子里拿出一张张旧报纸,铺满地面,脱了鞋坐上去,再把食物、杯盘逐一拿出来。一阵忙乱过后,三五人围成一个圆圈,大人举着一杯啤酒,小孩举着一杯饮料,在月光下一起干了第一杯,中秋派对便正式开始。

    这是一群人的狂欢。孩子们将月饼掰成两半,用一半和他人交换,以便尝尽不同的味道,莲蓉、豆蓉、豆沙、水果、叉烧、五仁……甜与咸不断交织刺激着味蕾,快乐从舌尖蔓延到嘴角。一只只指头大的蜜蜂炸得外焦里嫩,散发出油与蛋白质结合的异香,入口酥脆无比,适中的咸度使其成为最好的下酒菜,大人们边吃边喝,划拳猜码,酣畅淋漓。吃喝永远不是孩子的主题,很快我们便将月饼丢下,开始追逐打闹,跳起来伸手“摸月亮”,玩任何可以让我们一直跑动不停的游戏。大人们自顾自地打牌,边打边扯几句人事变化、家长里短。高兴时,他们按一朵花的形状剥开柚子皮,皮里的水分四溅,刺激的香味充斥鼻腔,点上一支蜡烛,让蜡泪滴在“柚子花”的中心,再把蜡烛稳稳地插在上面,一盏清香的柚子灯就做好了,孩子们围过来,抢着要拿。所有人都哈哈大笑、大声说话,脸上泛着红光,而一轮溜圆的月亮则静静地在不远处,用如水的光芒照耀着我们,温柔地注视这一片喧闹。

    我好希望这样快乐的夜晚不要结束,天下却无不散的筵席。待到夜色深沉,月亮高升,杯盘狼藉之时,人们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依次起身收拾残局,然后找到自己困得跑不动了的孩子。大人们牵起我们的手,最后再微睁着迷糊的眼睛看一眼这月亮,我也抬起头望,它变得好朦胧,两三个影子叠在一起,就像罩着一张淡黄的纱,美得让我想哭。但愿月长圆。
我想,我大概是醉了吧。

审核:

校对:

编辑:赵烨烨

阅读次数:64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