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周末】(专家署名文章)德国城市进入“纳粹紧急状态”意味着什么

2019-11-03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党委宣传部

德国德累斯顿街头。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姜姝

10月30日晚间,鉴于极右翼势力泛滥问题严重,德国东部大城德累斯顿宣布进入“纳粹紧急状态”。德累斯顿市议员以39对29票通过这项决议案,认为必须采取更多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德国总理默克尔已及时收紧难民政策,而德国政府和民众因纳粹这段特殊历史,对极右排外思想戒备甚深,不易受到煽动。

针对“极右”的猛然阻击

“极右”是指其政治立场位于政治光谱最右端的人士或组织。一些学者使用“极端右派”或“偏激右派”来讨论位于传统选举政治范围以外的右派政治团体,通常有革命右派分子、好战的种族至上主义者和宗教极端主义者、新法西斯主义者、新纳粹主义者和三K党员等。

德累斯顿是萨克森州首府,正争取被选定为2025年欧洲文化之都,长期以来亦被视为极右翼堡垒和反西方伊斯兰化运动的起源地。在9月举行的地方选举中,支持极右民粹主义德国另类选择党的选民大增至27.5%,比起2014年时多出17.8个百分点。

德国另类选择党成立于2013年,在欧洲近年来爆发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背景下,凭借反欧元、反对德国大规模接纳移民和难民等主张,该党迅速崛起。在2017年德国大选中该党收获了13.1%的选票,排名第三,首次进入联邦议会,这也是二战后首次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进入德国联邦议会。

另类选择党在德国各地以民族主义情绪、仇外心理等为主题,制作多个排外广告。有排斥移民的,广告图中可见一名怀孕的白人女子平躺,说:“新的德国人,我们会自己来造。”还有向穆斯林衣着开刀的,标语为:“蒙住全身的长袍?不,我们更喜欢比基尼。”

对于许多人来说,广告的图像和信息让人想起纳粹时代的宣传,如同二战时期纳粹鼓励所谓“最优越人种”的德国雅利安妇女进行生育,惹来不少非议。

新通过的决议案承认右派极端主义的态度和行动发生频率日增,呼吁市府帮助极右派暴力的受害者,保护少数民族并强化民主。市议会愿意致力促进一个保护少数民族并坚决反对纳粹的自由民主和开明社会。

支持提案的市议员阿申巴赫表示:“纳粹紧急状态意味着与气候紧急状态类似。我们遭遇严重的问题。开放的民主社会遭遇威胁。政府需要更清楚地表明立场反对极右翼。”

执政党基民盟表示,希望强化体制,以便有力打击极右翼思潮引起的社会暴力。对此,阿申巴赫说,纵使通过宣告纳粹紧急状态,德勒斯登并未被迫采取任何行动,但理论上,应给予现有措施更高的优先等级,未来也应依循此决议进行决定。

研究极右派极端主义的德国政治学教授艾尔兹海默说,这项议案的通过主要代表象征意义,但可能意味未来能分配更多预算用以打击极端主义。

极右政党的“短平快”滥觞

德国另类选择党正把议会当作一个舞台,以达到吸引整个社会注意力的作用。在议会上,他们通过提出有关边界控制、叙利亚难民等议题,激起大家的争论。德国选择党一位言辞激烈的议员,甚至在议会上公开说“大批移民入德和刀具入德一样”(德语中大量“Massen”一词与刀具“Messer”只差一个字母)。

即使内容饱含歧视成分,仍无碍另类选择党吸引大批民众支持。牛津大学网络研究所收集了9月1日至10日期间100万条与德国大选相关的推特贴文,发现超过30%含有另类选择党的主题标签。

除推特以外,另类选择党在脸书上同样取得不俗成绩,目前该党在脸书上的点赞人数超过36万。牛津大学研究员纽德特表示:“在德国推特上,另类选择党绝对主导了关于德国政治的讨论话题,是网络上的中心政党。”

《金融时报》找出25个在纳粹德国时期用过的德语词汇与另类选择党脸书留言字句作比较,发现在2015年5月,只有2.6%的留言含有纳粹字句。不过之后诸如“人民叛徒”等纳粹式评论大增,令相关数字上升至29.6%。

这个成立只有短短几年的极右政党为何发展得如此迅速?《南德意志报》曾经发表文章,总结了选择党被热捧的三大原因。

首先,反对难民政策。选择党向来反对“多元文化”,谴责“难民潮”,主张“以德国之勇气”来控制移民。该党在萨安州创造了纪录,其被视为图林根选择党的“亲密同族”。一些图林根选择党的成员甚至认为,他们著名的州议会党团主席霍克太过极端。

其次,热衷社交媒体。选择党是德国各党中运用社交媒体最好的党,在脸书上拥有的粉丝数就高达24万人,超过基民盟的两倍。选择党在网上可谓建造了一个小型的“平行宇宙”,在那里支持者互相交换意见和分享政治文章。有文章称,选择党的拥护者建立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思想世界,志不同道不合的人都被视为敌人。

此外,善于发表演说。选择党长期以来善于借助具有轰动效应的演讲对拥护者进行洗脑。比如党主席霍克在马格德堡发表演讲后,支持者将他誉为“雄狮”和“斗士”。此外,一些党内反复操练的“网络密语”也被运用到了党代会、集会和选举等公开活动上。

“默”式内阁需要“再平衡”

虽然极右势力抬头在欧盟其他一些国家也有不同程度的表现,但是对有纳粹历史的德国来说,它无疑会带来特殊的负面影响。就在德国在欧洲事务中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时,少数极右分子的排外暴行会加剧欧洲邻国的“恐德症”。

以一句“我反对”横扫天下的极右势力在欧洲泛滥,是由于带有外来渗入特征的经济和金融危机迟迟不能解决,难民危机彻底消除的希望渺茫,选民从对政府的失望,转为愤怒和抗议,寻求发泄点,出于对传统政党的不信任,所谓病急乱投医,把极右排外势力作为了希望的寄托。执政党一方面要吸纳极右政党的主张,另一方面不得不改变现行政策,试图通过接受极右政党的观点,“铲除”其生存基础,夺回选民。

近日,德国总理、基民盟主席默克尔在基民盟主席团会议上宣布将调整该党基本政策,从中间自由派向右倾斜,往党内右派和基社盟靠拢,目的也是争取夺回支持选择党的选民。

极右势力的崛起将打破欧洲各国几十年的政党格局,使各国政党联合组阁的可能性大大受限。在德国,自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绿党崛起后,政党格局多是联盟党和社民党两个中间大党,或联手联合自民党或联合绿党两个小党,由一大一小两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在朝和在野势力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不论谁在台上,都得如履薄冰,小心行事。

两德统一后,社民党因分裂而削弱,绿党因其和平和环保政策已无新意而失势,自民党衰落,被排挤在联合目标之外的左派党力量却上升,传统的政党格局已经失去平衡,联盟党因失去了联盟伙伴自民党,社民党因与绿党联合不再超过半数,都不能再像以往一样组成一大一小的联合政府,而只能由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大联合,取得执政资格。两大党的组合,由于在野反对力量过于薄弱,政府决策就会失于敏感,过于草率。而一旦失误,便会使两大党同时受损,选民的失望情绪无以寄托,便只能寻找新势力,诸如选择党,作为宣泄。

虽然“逆袭”成功,等待德国选择党的并非顺风顺水,而是主流政党全力阻击。有专家认为,极右势力抬头的现象不仅“堪忧”,还构成德国社会的“转折点”。“很明显,接收难民的政策产生民意分歧。对一部分人来说,这一举措充满人性,但另外一部分群体则认为此举构成威胁。”

如果默克尔要利用议会制度对德国选择党念起“紧箍咒”,可以选择同传统盟友自由民主党、德国绿党联合组阁。但由于绿党立场中间偏左,与联盟党和自由民主党中间偏右的立场有所差别,组阁前景尚不明朗。主流政党能否阻击德国选择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联盟党组阁后能否与“小伙伴”调和利益与政策分歧,不让德国选择党抓住可乘之机。

(作者单位:南京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文链接:http://m.legalweekly.cn/hwdt/16775.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编辑:

阅读次数:2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