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法治周末】官僚体制给巴黎圣母院悲剧加了把火

2019-05-09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党委宣传部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姜姝

屹立在塞纳河畔800余年、早就成为法兰西“代名词”的巴黎圣母院被熊熊大火吞噬后,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感觉到异常心痛而又倍感困惑。何以大火一起就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蔓延而一发不可收?这场大火灼伤了谁,又唤醒了谁?乱局中的法兰西和欧洲是否能够因为马克龙和其欧洲同仁的守护而将阴霾驱走?

巴黎刑警大队开始调查

巴黎圣母院位于法国巴黎西堤岛,矗立在塞纳河畔,约建造于1163年到1250年间,是一座哥特式风格的天主教教堂,被法国大文豪雨果盛赞为“石头的交响乐”。

当地时间4月15日傍晚,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其塔尖倒塌,建筑损毁严重。经过500多名消防员的扑救,次日凌晨火势得到控制。巴黎消防队负责人表示,这座建筑主体结构幸存,但三分之二的屋顶被毁。

在火灾发生时,民众自发地在巴黎圣母院前唱起挽歌、跪地祈祷。法国全国教堂都敲响了钟声,为巴黎圣母院祈祷。据报道,圣母院内最重要的文物——耶稣受难荆棘冠已经被成功抢救。此外,闻名世界的圣母院大玫瑰窗也有可能受损。圣母院中有3个大玫瑰窗历史十分悠久,于13世纪时被安装。其中北侧和南侧的两个面积最大,直径达到13米。

法国《巴黎人报》报道称,巴黎圣母院火灾的原因尚不明确,调查已经开始。法国《费加罗报》称,火灾目前被认为是“非人为”,因为调查的复杂性和损害程度的广泛性,起火原因目前被巴黎检察院委托给巴黎刑警大队调查。

据警方消息,调查人员正在对木质框架的焊接工作引发火灾这一假设进行调查,因为目前已知的是,教堂一侧立着脚手架,很可能是教堂的修缮工作导致了意外。

“圣母院就像一个巨大的火柴盒。”巴黎上诉法院的一位火灾鉴定专家解释,“因为教堂框架老旧,木屑与朽木间呈海绵状,因此,一点火花、焊接或短路都可能导致起火,而火源会如炭火一般暗暗燃烧,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内都无法被人发觉。最终蔓延为无法收拾的火灾。”司法专家们下一步必须确定起火点,才能最终确定责任方。

报道称,圣母院的屋顶离地大约45米,然而,巴黎消防队的升降臂最高只能到30多米。即使水枪能喷射相对较大的范围,依然是很困难的操作。

“法国消防员更关注从内部而不是外部灭火。”专家说,这种策略对人更危险,但对于拯救遗产更有效。“如果专注于外部灭火,那么火焰和高温的热气会被推向内部,增加教堂损坏的风险。”他补充说,“只要建筑物完全倒塌的风险不高——实际情况正是这样——这种策略就仍然有效。”

“体制化”酿成“人祸”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国宝中的国宝,沉淀着法兰西民族共同的历史记忆,是其文化、民族情感不可分割的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不仅如此,巴黎圣母院还珍藏着在整个西方看来也都是绝世之宝的文物。比如,耶稣受难时,罗马士兵戴在他头上的荆棘王冠。

著名的“海恩法则”认为:每一起事故背后,其中往往有29个事故征兆,每个征兆背后有300个事故苗头,每个苗头背后有1000个事故隐患。法国这次火灾,已暴露的各个环节上的严重问题都令人无法理解、无法谅解。“天灾”的背后,自然是“人祸”的失误,源自于粗放的管理、责任心的缺失和“体制化”的弊病。

灭火行动持续3个小时之后,消防指挥官仍然表示不知道是否能控制住火势。巴黎市政府的解释是因为结构特殊,消防员很难到达着火点。显然,面对这样的以木制结构为特点的国宝,消防部门竟然没有任何预案,依然是以常规处理火灾的模式去应对。大火发生近两小时后,巴黎市政府才宣布封闭相关道路。

遑论旷日持久的经济困境已经威胁到巴黎圣母院这样顶级国宝的命运。以这次维修而言,2012年,巴黎大主教与教区设立了圣母院之友基金会来替翻修工程募款,院翻修工程的预估花费大约是1亿欧元。1亿欧元对法国这样的国家不是什么巨款,但巴黎圣母院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文物。连结构和雕塑都无力修缮,更何况消防支出。

而法国难以言说的官僚体系更给这场悲剧加了一把火。低效率应该是最恰当的用词,令人想起两个世纪前作家巴尔扎克的名著《公务员》。巴尔扎克以他独有的笔法,揭示出一个庞大、臃肿、“为庸人所创造,取悦于庸人”的官僚体制。

今天的法国改革仍然是极其艰难,如果从整个法国而不是某个领导人的任期来看,那么从2011年到现在,法国这个国家从总理到外交部长、劳工部长、教育部长、文化部长、体育部长都已经更换了5次,最短的任期仅有4个月23天。内政部长任期最短的只有1个月19天,还有一个是3个月15天。

所以,当巴黎圣母院火灾这样的突发事件发生时,世人感到法国应对的是如此的不得章法、低效,原因恐怕就在这里。在这样的体系下,巴黎圣母院几乎处于失控的地步。

马克龙承诺“我们将一起重建”

巴黎圣母院大火发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这(巴黎圣母院)是我们的共有历史,现在她正在燃烧。但我仍想谈论希望。这座大教堂代表的是超过800年的历史,我们亲手为她奠基,在随后的数个世纪里,又不断将她扩大修缮。我们将一起重建巴黎圣母院。从明天开始,我们会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具备相关才能的人来重建教堂。”

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发起国家筹款活动,为重修巴黎圣母院筹集资金。法国亿万富翁、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董事长弗朗索瓦-亨利·皮诺第一时间响应总统号召,他表示将捐款1亿欧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工作。

另外,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一家众筹平台是首批参与募捐活动的机构之一,4月15日在其主页上呼吁民众参与募捐。该机构主席表示,募集到的资金将全部直接捐给巴黎圣母院。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俄罗斯东正教会首席古迹保护负责人、宗主教文化理事会成员大司祭列昂尼德·加里宁认为,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将至少需要10年至12年。

巴黎圣母院位于巴黎塞纳河边,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巴黎圣母院被洗劫一空,遭到严重破坏。许多雕塑被移动或是砍了头。直至1804年拿破仑执政,大教堂才重新作为宗教场所使用。拿破仑一世的盛大加冕大典就是在这座中世纪哥特式建筑中举行。

巴黎圣母院曾躲过了两次世界大战,几乎未遭受损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巴黎圣母院敲响钟声庆祝大战终于结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巴黎解放时,巴黎圣母院再次敲响钟声以示庆祝。

巴黎圣母院不仅是巴黎的地标,更是属于全世界的珍贵遗产。目前,每天约有3万人参观巴黎圣母院,一年的旅客游览量大约在1300万左右。

法国大文豪雨果曾在书中描绘:“它虽然日渐老去,却依旧是非常美丽。但是人们仍然不免愤慨和感叹,看到时间和人使那可敬的纪念性建筑遭受了无数损伤和破坏。”

欧美国家领导人在大火发生之后第一时间纷纷表达遗憾——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社交媒体上说:“巴黎圣母院着火令人悲痛,它是法国和欧洲文化的象征。”欧洲国家看似因为一场大火而重新走向团结。

事实上,当前欧洲正在进行全球化和逆全球化的角力。在民粹主义大行其道的背景下,任何事件的发生都在考验着欧洲的团建。但愿巴黎圣母院大火能够让欧洲国家精英们重新反思各国自身的发展以及欧洲的未来,再次携手狙击民粹主义的大火。

(作者系南京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国际关系博士)

原文链接:https://www.legalweekly.cn/fzsb/94.html


编辑:

阅读次数:13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