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年华渐老却别有洞天

2018-09-19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刘炜炜

    有人曾问过我,2017年,你最喜欢哪部电影?我的答案是《芳华》。在近几年里,从来没有一部电影会像《芳华》这样,让我如此触动。其实我并不纠结于电影中反映的所谓人性善恶,我更关注的,是电影中对青春和成长的展现,其中最令人动情的,是片中文工团即将解散之际,当《驼铃》响起,酒杯端起,战友们抱在一起清唱、干杯、痛哭……这情景,不就跟我当年毕业时一样吗?

    毕业是个沉重的话题,它意味着芳华的逝去,同学的别离,更意味着你将离开温暖的校园,去承担成人应有的责任。转眼间,我离开校园已经12年,人也已从青葱走向了中年,在这个轮回里经历的苦辣酸甜,只有自己才能体味。不过我始终觉得,人的一生,应该是会越来越精彩的,就像王菲《致青春》唱的那样:“良辰美景奈何天,为谁辛苦为谁甜,这年华青涩逝去,却别有洞天。”这一次,也是应当年恩师石松老师的邀请,来说说这些年青春和成长的故事。

青春无悔

    2018年4月,南京农业大学广东校友会换届大会在广州举行。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地方性校友聚会,可没想到的是,母校对此高度重视,现任副校长胡锋、老副校长孙健等领导同志亲自带队从南京赶来参加。在换届大会上,当我们重新戴上校徽,唱起校歌,内心真的是百感交集。

    记得那一天,除了学校领导,还有很多校友也都是厅级、处级干部,另外还有众多大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可当我们一起唱起校歌、聊起家常的时候,就只有师兄师弟和学姐学妹的情分,那种感觉,就像是重回学生时代般亲切。一日南农人,终身南农人,作为从南农走出来的学子,那一刻还真是蛮幸福。

    刚进南农的时候,有些人内心或许还吐槽过,如果高考能稍微考好一点儿,就可以去北大、清华、南大、东南,而不至于来南农了。可我想说的是,南农不是中国的最高学府,当初可能也不是你的梦想,可一旦你踏进南农校园,就注定会留下你最难忘、宝贵和骄傲的青春。当你在南农完成四年的洗礼时,我敢保证,你留下的只有无悔和不舍。

就像这次的校友聚会,不管你是满头白发,还是正值韶华,可说起南农事,脑子里回响的,就只有无怨无悔的青春。

生命之杯

    仿佛我的毕业注定会跟世界杯结缘。

    1998年,我初中毕业,那年夏天,《生命之杯》响彻全球,法国世界杯如火如荼,齐达内和罗纳尔多这对绝代双骄,成为我最早认识的球星。只是奈何条件所限,整个世界杯,我只是在亲戚家看了一场1/4决赛。

    四年后,因为复读一年的缘故,2002年高考前夕,再让我赶上了家门口的韩日世界杯。这个时候,电视不再遥不可及,可因为紧张的备考,我只有心如止水,宠辱不惊,即使没有时差限制,我也只是在不上课的时候粗粗看了两三场比赛。

    真正的疯狂是在2006年。就要毕业了,整个年级的气氛,都被离别的伤感和世界杯的激情纠缠着。因为要离别,相聚四年的我们很伤感,而接下来还要独立面对生活的压力,也使年轻一代的我们感到迷茫。日复一日的足球、啤酒、熬夜,成为我们宣泄那种情感的最好办法。而那一年心爱的意大利夺冠,成为我毕业后的最大慰藉。

    而今,12年过去了,俄罗斯世界杯也来了。这是属于你们的时刻,在这个四年一度的节日里,你可以尽情为你们支持的球队呐喊,冠军必然会在巴西、德国、西班牙、法国、阿根廷、葡萄牙等传统强队中产生。梅西、C罗、内马尔、格里兹曼、克罗斯这些球星,一定会陪你度过这个最难忘的夏天。

一生有你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这是一首伤感的歌,《一生有你》。记得在我刚上大一的2002年,一度风靡校园,只是在那个略显懵懂的年纪,更多喜欢的还是它那美妙的旋律,却体会不到那种悲欢离合和沧海桑田。

    2016年6月,毕业10年,我们当年的国贸23班集体重回南农校园。流水它带走了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当年的青葱少年,免不了都变成油腻的中年。在这次相聚中,很多人都是毕业后首次谋面,同学中有些出国了,有些回了老家,有些则是北漂、沪漂、深漂,可一坐下来,美好的昨天又回来了。

    那一次,我又见到了当年心仪的女孩,只是心仪,从未表白的那种,10多年了,当年的情愫早已不再,可昔日的回忆却涌上心头。酒席上,我鼓起勇气向她吐露了当年心底的爱慕,记得在那一刻,我有些激动,又有些无措,但更多的是坦然和坚定。我和她从未开始,她也从未在我身边,可在那个瞬间,《一生有你》的触动再次涌上心头,这注定会成为青春美好而酸涩的记忆。


编辑:实习编辑

阅读次数: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