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周末】德国欲借招募外国兵破解征兵难题

2018-08-01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党委宣传部

德国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向公众宣传征兵政策。资料图

德国面临人口危机,军方就如许多企业一样,越来越找不到具备专业技能的员工。为了不让职场新秀被德意志银行、欧宝汽车或奔驰汽车抢走,德军的招募说明有必要看起来更诱人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姜姝

为了解决当前民众从军意愿低落、征兵难、兵力不足等问题,近日,德国大联合政府也正考虑,是否要从欧盟国家招募兵将。然而这一政策仍然需要仔细谋划,特别是如何利用“国籍诱惑”解决外国兵的身份问题,从而让“军队的人手喘得过气来”。

自2011年德国联邦国防军将征兵制改成募兵制后,一直面临着兵力短缺的现实困境。


德国对国防政策的全面调整


德国联邦国防军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武装力量的统称,由陆军、海军、空军、联合后勤总部及联合医疗部队所组成。现在的德军仍是世界上30个最强大的军队之一,军事实力在欧盟国家中仅次于法国。

德国现役部队约为17.7万人,预备役部队4万人,准军事部队2.465万人,其中联邦边防警察2.41万人、海岸警卫队550人。全国共有军事基地734处。

德国军力的现状深受时势影响。冷战结束和德国统一后,德国的安全环境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已从两大军事集团对峙的“前线国家”变成了安全系数大为增加的欧洲中心。

从内部环境看,德国的统一使其综合国力剧增,人口在欧洲仅次于俄国,经济实力首屈一指。然而,在欧洲及其边缘地区,由于存在政治、经济、社会、民族和宗教矛盾及领土纠纷,发生地区性危机和冲突的可能性增加,局部冲突呈上升势头。

面对新的历史条件,德国对国防政策进行了全面调整,其谋求目标已开始跨越“国界”,从过去的谋求生存并为最终实现德国统一创造条件,转为着眼于承担未来欧洲和世界和平与安全的责任。

德国国防政策主要是为实现世界政治大国的总目标服务。其战略包括:继续依靠北约集体防御,并借助北约东扩维护自身安全;积极推进欧盟一体化进程,并借助在地缘政治和历史渊源上的优势,扩大在东欧和独联体国家的影响,最终实现东西欧融合,建立以欧盟为核心的全欧安全秩序;并谋求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跻身世界政治大国行列,力图在维护欧洲和世界的安全与稳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1990年,两德统一时,德军共有58.5万军人和21.5万文职人员。冷战结束后,德军共经历了3次军力收缩。第一次是在1992年至1998年,德军削减了44%的军力,组建了快速反应部队,并开始参与国际性军事行动。

在参加科索沃和阿富汗等海外军事行动后,德国发现德军难以适应国际安全形势的作战需求,军事改革再度兴起。2000年开始的改革调整了德军的领导指挥体制,并将德军分为干预部队、维持稳定部队和支援部队三种类型。

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2010年德军开始第三次改革,于2011年5月发布《防务政策指南》的战略文件,宣布废止义务兵役制,提出将军队规模控制在18.5万人以内,文职人员控制在5.6万人以内的目标。

在近期的北约峰会上,美国特朗普政府再次给默克尔施加压力,意指德国仅将国内生产总值的1.3%用于国防,远低于北约峰会确定的2%的目标。在特朗普看来,德国的国防预算计划也不尽合理。英国36%的预算用于支付人员工资,而德国则高达50%。德国用于军队开支的320亿欧元中只有16%花在了购买和维修装备上。

除了组织不足和分配不合理之外,在这个尚未摆脱昔日战争幽灵的国家,人们对入伍仍缺乏热情。德国的人口比邻国法国多出了1400万,军人却比邻国少4.2万。与此同时,德国还是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国,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


德国征兵难背后的人口危机

2011年7月,德国正式取消征兵制,而改为募兵制,这是自德国在1955年重建军队以来最大的改革。武装部队议会专员表示,取消征兵制与紧缩开支政策无关,今后反而需要投入更多资源,吸引年轻人参军。

废除义务兵役制后,德军首次招收志愿兵的结果不尽如人意。尽管德国政府千方百计引入激励机制,并通过教育提升社会对国防事务的认同感,但仍然难以招到足够的志愿兵。其根源在于,强烈的反军国主义文化,德国民众满足于和平现状,严重缺乏重振国防的动力。

取消征兵制势在必行,不可避免,因为至少三分之二的应征人员以选择替代性兵役的方式逃避现役,而且比例越来越大。德国军队的实力也受到质疑,参与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行动的军人多次抱怨装备陈旧,不好用。

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也曾遭遇过自己已经在伊拉克开始正式访问,但德国提供给该国北部库尔德人的武器和教官却因为多达三架飞机出现故障而迟迟未能运到的尴尬。

德国政府为了解决兵源困难也是奇招迭出。比如,政府花费1.3亿美元展开招募新兵及军队现代化作业,由德国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冯德莱恩亲自督阵。

据报道,冯德莱恩发动“魅力攻势”,迎接这场并非在传统战场上演的“生死战”。德国军方把募兵说明书印得像是一份宜家家居手册兼管理手册,除了有“规划中的舒适而现代的新家具和灯光”、允诺军官训练、电子征才平台等内容外,还有增加在家工作、支持家有小孩的官兵、配合官兵上下班时间延长托育等办法。

这些都是为了应对现实:德国面临人口危机,军方就如许多企业一样,越来越找不到具备专业技能的员工。为了不让职场新秀被德意志银行、欧宝汽车或奔驰汽车抢走,德军的招募说明有必要看起来更诱人。

冯德莱恩说:“从大批应征者中挑三拣四的年代已经结束了,我们正面临艰巨挑战。”她还说,如今德军必须与其他产业抢人,且必须提供良好的训练、工作环境及未来发展。专家指出,目前已出生且2024年之后可能

担任官兵的德国人口,总共不到70万人,其中半数是女性。在总数大约30万的德国男孩中,要鼓励其中1/10志愿从军都已是苛求,但冯德莱恩说,届时德国需有6万青年从军,才能挑出精锐。

因此,军方在招募广告中,把军职描述为“进步、积极、具吸引力、可供选择”。除了人口结构使得募兵出现问题,德国历经两次世界大战战败,多数民众主张和平主义,德国的军人不像在英、美、法等国那么受人敬重,再加上军职的频繁调任,影响非军职配偶在习惯长期聘任的德国民间找到工作,这些因素都使德军的招募困难重重。


“国籍诱惑”暗指“身份难题”

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承认,从现在起到2023年,德国总共需要新增1.87万军人和文职人员。但由于德国人口长期负增长和就业形势良好,国防部门完成扩军目标困难重重。经研究可行性后,计划新增7000名士兵和4400名文职人员,合计扩军1.1万余人。由于兵员匮乏,本次扩军将通过加强外部征募以及内部人员自愿延长服役时间实现。

特别是在欧洲遭遇难民潮冲击后,德国国内要求警员扩增的声浪日渐高涨,对外招募军人也是应对周边局势紧张造成的欧洲难民危机的需要,可以说是一种旨在民族共同体紧要利益的“国家理由”。欧洲难民危机对欧洲安全带来了深刻影响,鉴于当前德军管控边界安全力不从心,默克尔政府旨在通过招募军队、扩军来平息国内对其移民政策过于宽松的指责。

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说,根据目前的情况,招募军人是“必要的”,目的是让“军队的人手喘得过气来”。德国海军既要在黎巴嫩海域护航,又要在爱琴海上追踪偷渡集团的船只,还要在地中海搜救遭遇海难的难民。
目前,已有比利时、丹麦、爱尔兰、卢森堡这4个欧盟成员国允许来自其他欧盟国家的公民,加入其国家军队。事实上,招募欧盟籍军团的政策,在德国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2016年,德国东北部的布邦小城曾经以参加求职博览会、架设网站等方式,招募波兰公民成为德国警察。

据布邦警校校长格里格向《金融时报》透露,警校2018年大约收到了7000份波兰人的入校申请,但大约只有一半会真的来面试,之中仅有10%的录取率,当这些波兰人成为德国警校生后,又有14%的人撑不到毕业就打道回府。当外籍警察的招募成效仍有待观察之际,招募欧盟外籍军人的提议,在执政党乐见放行的情况下,仍将面对德国国家身分认同的激烈讨论。

专业人士普遍认为,外籍军人与德国军人的磨合和信任度是个问题,可能导致军心不齐。若要招募外籍军人,也必须有相应的配套措施:要他们来德国当兵,又不给他们德国公民的身份,恐怕德军会有变成佣兵团的风险,动摇军心。德国联邦军也应该要能反映德国作为一个国家的种族多元性,以建立符合其人口组成现状的身份认同。

(作者系南京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国际关系博士)

原文链接:http://www.legalweekly.cn/article_show.jsp?f_article_id=16758&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编辑:

阅读次数:14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