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90后“新农人”的农场梦

2018-05-01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许天颖

 

“干农业,没有个三五年,皮毛都学不到!”快60岁的农业技师顾耀忠是常熟董浜镇出了名的农技专家,田里的瓜果蔬菜,经过他一掐一望,收成、品质立马不一样。在地里“摸爬滚打”了30年,听说一对研究生刚毕业的90后小夫妻要来“拜师”,不免起了疑虑:年纪轻轻,好大学研究生毕业,自己创业做农场,顾耀忠是头一回遇上。

前来“拜师”的小夫妻来自安徽,2016年分别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和园艺学院,男生1992年的,皮肤黝黑,看起来憨厚老实,研究生学的是植物保护专业,叫李中奇;女生叫宁云霞,1990年,园艺专业研究生毕业,能说会道,显得勤快能干。

接触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2017年冬至,顾耀忠接过夫妻俩递上来的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时,决定收下这对“关门弟子”。

“不管荒不荒,地先拿下来!”

2012年,南京农业大学与常熟董浜政府合作,批了50亩地,盖起30亩蔬菜大棚、一栋两层高的楼办公楼和一栋实验楼,兴建南农大(常熟)新农村发展研究院,专门用作产学研合作和专业硕士的人才培养基地。

李中奇和宁云霞就是借助在研究院专业实习的机会,与董浜结了缘。宁云霞与外界接触多,消息快,2017年3月,距离基地不到2公里,有一块50亩地要流转,宁云霞来到现场,身材娇小的她往地里一站,“杂草比我还高!”,土质也算不上好,心里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不管荒不荒,地先拿下来!”没想到,回去和李中奇一商量,这个90后小伙已经“咬”定了青山。

原来,从本科开始就在心里种下“农场梦”的李中奇,早就选定了走农业这条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他告诉记者,小时候就看老家农民种地,辛苦种出来的蔬菜卖不出好价钱,很多都烂在地里;长期施用化肥,土壤板结非常严重,土壤质量越来越差。

“想做自己的生态农场,种出安全、优质的农产品。”李中奇道出了农场创业的初衷,这也促使他在报考研究生时,选择了南京农业大学“生防微生物方向”方向。

据他的导师,南京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高学文教授介绍,“微生物种植”的理念是“以菌促生、以菌抑菌”,就是利用作物种植过程中自然界的有益菌种,做成生物肥料,用来促进作物生长、防治病害,同时减少化肥农药的使用,实现土地可持续生产。

常熟市董浜镇是江苏出了名的特色果蔬小镇,当地政府农业技术服务中心专门成立了农业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农旅公司”),帮忙树典型、打品牌、通渠道、赚吆喝,黄金小玉米、徐市葡萄、、仙客来草莓、筒管玉丝瓜、樱桃番茄等一批特色农产品就被打造成了远近闻名的“董浜乡情十二品”。

李中奇想将学校学来的技术理念,与当地特色果蔬种植结合,使用微生物和富硒肥进行农业生产,改变周边农户传统的种植方式。

2017年9月,忙活了大半年的李中奇和宁云霞,收获了第一茬“黄金小玉米”,每亩产量约300斤,通过“农旅公司”的微商平台,打上了“硕士黄金玉米”的品牌,不到6天就卖了800斤,收益6000多元。

今年春节刚过,正是玉米播种的季节,曾经笑话李中奇不施农药化肥,是个“书呆子硕士”的隔壁农户王叔,竟然主动跑来向他要种子、要方法,“我想按你的方法,先种个1亩地试试!”

李中奇毫不吝啬地拿来种子,告诉王叔,微生物有机肥配施化肥,化肥能减施30%,再种第二茬,就可减50%。

在他看来,要改变农户的传统种植理念,只能靠示范,农户只有看到能赚钱,才会跟着去种。“我的农场梦,就是从一点点开始,慢慢改变传统的种植理念和方式。”

 

“做什么不好,非要做农民?”

看着收获的第一茬小玉米,李中奇笑得眼角边挂上了褶子。但是宁云霞一笔账算下来,这一茬玉米几乎没赚钱。

她告诉记者,拿到地之后,除草、养地、铺设水肥设施就用去了大半年。比她个头还高的杂草要除,水管、肥料管道要铺,土质不行、要重新翻地建垄。为了节约成本,这些都是小夫妻俩自己忙活。

半年不到的时间,原本皮肤白嫩的李中奇一下子就变成了个“小黑炭”;而宁云霞的父亲从山东赶来看女儿,看到原本都分不清镰刀和锄头的云霞满腿泥巴,一下子急了,“丫头,你做什么不好,我都不做农民,你还要做农民?”这话听得宁云霞鼻子一酸,回首从陪伴考研,到如今为了“农场梦”一同打拼,她也说不清到底是怎样的一股子拗劲儿就让俩人咬牙坚持了下来。

白手起家,缺什么工具,就借什么;什么不会,就去学什么。宁云霞嘴甜勤快、李中奇踏实肯干,周边农户常常主动过来,帮他们搭把手。

半年不到的时间,李中奇的袋子里就集齐了拖拉机证、无人机植保证等多个农技证书,上天玩得转无人机,下地使得动拖拉机。

地翻好了,要进行灌溉,地里水肥设施老化,水管很细,一遇上淤泥就会堵住,7、8月的酷暑天,但也正是玉米拔节抽穗的时候,哪能经得起这样的一开一停。白天周边农户用水量大,水压不足李中奇只得在凌晨一两点爬起,套个电筒在头上,手动疏通水管,“贪黑”忙活了一个月。

玉米成熟的9月,恰逢李中奇到市里考农机证,有时候玉米全靠宁云霞一个人采摘、装箱、包装,小个子的她早上4:30就起床,忙起来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刚来董浜时,连镰刀和锄头都分不清的她,竟然一天打包了70多箱。

这些体力上的活儿小俩口能扛,但是市场上的事儿就让他俩没底了。现在最让宁云霞困惑的,就是产品流通中的“信息不对称”,好产品该向哪些人卖?想买的受众又不不知哪里能买到。

在产品流通中,他们不想走父辈祖辈的老路,统一批发给中间商贩,获利极低,还得不到一手的市场反馈;凭借在南京农业大学(常熟)新农村发展研究院积累的经验,他们通过已经积累了良好口碑的微商电商平台,尽可能地到达目标受众。

当然,毕竟规模有限,面对市场上突如其来的新品种,品质上说得去,价格上又有优势,他们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宁云霞说,“虽然预估了种种可能的市场风险,但是风浪真的来了,我们这艘小船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搞农业)不光是外科医生,要做全科医生!”

黄金小玉米之后,夫妻俩的地里又收获了第一茬番茄,番茄外观看起来不怎么招人喜欢,虽然放置了2天,手摸上去还是硬梆梆的,一个线下团购店的收货商过来,一边挑一边直叹气,“是个好东西,但是样子不好看,摸上去像是没熟,顾客不敢买呀!”

李中奇有些无奈,站在一旁不吱声。这是他以200元一包,差不多一块钱一粒的价格买来的品种,口感品质都很好,但就是“叫好不叫座”。他拍了张照片发给师傅,顾耀忠一看就明白了,“常熟气候与河南(种子产地)不同,你应该挑早熟的品种!”

就是因为这些因素,顾耀忠一开始担心小夫妻俩坚持不下来,理论知识与田间经验不是一回事儿,每年的气候环境都不一样,没有固定的模板,就是要靠积累经验。

顾耀忠追问了他们番茄地的病虫害,“虫靠治,病则靠防!”

宁云霞下地一看,的确有些果子上能看出病害。

顾耀忠一听急了,“病毒病蔓延起来很快,如果果子上能看出来,就严重了!”他建议把地里剩余的番茄全部拔掉,老叶、病叶全部清理,即使掐断传播源,并且把土翻过来晾一晾。

李中奇舍不得,这第一茬果子凝结着太多的感情,就像自己的孩子,哪里舍得拔掉。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顾耀忠急得跺脚,就怕小夫妻俩不听自己的。

宁云霞感动于师傅的毫无保留,她没想到当初不肯收徒的“胡子师傅”,如今把他们当作了自家孩子。

小夫妻俩的干劲儿、拼劲儿,顾耀忠看得到。之所以下先前扔下“三五年只能学到皮毛”这句话,是因为顾耀忠觉得农业周期长,气候虫害、市场等变化因素大、每年的气候条件、病害情况都不一样,年轻人如果没有定力,是做不下来的。

2017年冬至这一天,他们举行了正式的“拜师仪式”,宁云霞从师傅手中接过一本厚厚的册子,翻看一看,是师傅30年来积累下来的农技经验,从起陇、盖膜、埋种到销售,一整套的田间管理“秘籍”。顾耀忠说,““(搞农业)不光是外科医生,要做全科医生!”

一头有师傅“领进门”,一头有政策“亮绿灯”。今年两会,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引进职业农民,让大学生主动回乡务农,使得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

常熟市董浜镇镇长王志丰介绍,镇上今年计划在南农大常熟新农村发展研究院附近,开辟150亩的大学生创新创业孵化基地,专门培育有潜力的项目,每个项目占地3-5亩,由政府来提供农场配套设施、集中住宿以及青年创业社区,李中其、宁云霞的项目有望首批入驻。

“既要做品质,也要做品牌!”这是师傅寄于夫妻俩的期望,如今的农产品市场,不仅要“种得好”,还要“讲得好”,讲出产品的故事,这样才能“达得到”受众。借助电商平台,小夫妻俩注册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计划打响微生物富硒品牌“锄硒”。被师傅领进门儿的他们,从当初的“两眼一抹黑”,现在算是“心里渐渐有底”了。

谈到未来,宁云霞希望怀抱农业初心的年轻人能一起加入进来,政策上,国家和地方政府能有更多适合年轻农场主的配套举措,毕竟,对于刚刚起步的“新农人”而言,资源、经验都还有限,追梦路上需要“扶一把”。

  

  

  

 

编辑:

阅读次数:144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