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秋意浓

2017-12-08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文静

    南方的冬天,总是姗姗来迟。尽管立冬节气已过,但气候仍停留在秋天。在感恩节到来之际,我时常想起曾经帮助过我的朋友、同事们的点点滴滴,像清甜的泉水一样流过我的心田,难以忘怀……


    遥想20多年前的这个季节,先生从博士后流动站出站,作为“引进人才”,带着我和上小学二年级的儿子,从哈尔滨来到了南京农业大学。在这里,他曾师从著名兽医寄生虫专家汪志楷先生,攻读寄生虫方向的硕士研究生。
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我们一家三口满怀憧憬,坐了28小时的火车,午夜一时多抵宁。学校派车接我们到学校招待所二楼,暂住了下来,没想到这一住竟住了半年多。


    住在老招待所,烧菜烧饭十分不方便,几乎天天吃食堂。后来,先生的研究生同学珍给了一只煤油炉,我放在阳台上,中午下班后先在锅里炒点菜,然后添水煮汤面条,有时候先把米煮熟,再加把青菜和盐,煮成菜米饭,很少吃荤菜。对于正在长身体的儿子来说,营养绝对不够。为了给儿子增加营养,有时周末我会买条大鱼,到我的同事英姐家,或到招待所职工华嫂家去把鱼烧熟,一条红烧鱼,煮上青菜成了我家的美味大餐。


    最难忘的是1996年儿子过生日,周末先生出差在外地。我同事玉霞提出要给我儿子过生日,让我们去她家吃饭。她精心烧制了一桌饭菜,清香的炒茼蒿、蘑菇烧肉、鱼头豆腐汤、青椒肉丝……那是我和儿子吃过的最“丰盛”的一顿午餐!我们都没有吃完,还剩许多菜,玉霞真诚地说:“晚上你娘俩再过来吃饭吧,我再加几个菜。”我也毫不客气地说:“不用加菜了,我们过来就是。”在玉霞家里吃的这顿饭如今过了20多年,我依然记忆犹新。尽管以后去过无数次的宴请,但霞的家宴在我心中依然是最高规格。


    那时的招待所,除了免费供应开水外,并无洗澡的地方。我们一家三口的洗澡成了饮食之外的第二个大问题。儿子还好,用大塑料盆兑好温水洗,再用锅和盆兑些温水冲干净。所以,我们能到先生同学明家洗个澡,真像过节一样舒服。
其实,来之前学校就给安排好了房子,但是前住户要出国,迟迟不腾房。对于我一家三口来说,不知该如何是好。我们把十几平方的招待所当家,本以为十天半月的招待所过渡,却过了半年还不能结束,我萌生了去意。汪老师常来安慰我们,当时的动医院院长陆教授也来到招待所看我们,并送来五百元生活补贴。先生的几个同学也时常来招待所看我们,明送了我们一辆“永久牌”自行车。难熬的日子,在大家的关怀和帮助下,也充满了温馨和乐趣。在招待所,我们的行李始终没有打开,却终究还是留了下来。又过了一个多月,学校给我们找了另外一处房子住,终于结束了长达七个多月的招待所生活。


    世事变迁,岁月荏苒。帮助过我们的珍全家去了华中农大,明全家去了美国。回忆起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们,心头常常充满感激。在校医院工作的20多年里,我时常会主动帮助需要我帮助的人,做些雪中送炭的小事情。你看这立冬后的校园里,菊花盛开,草坪碧绿,松柏苍翠,迎春花已在孕育花蕾,哪里能找到冬天的影子?

  

编辑:实习编辑

阅读次数:1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