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姜小三:三年援疆路 一生新疆情

2017-07-09来源:南农官方微信公众号作者:赵烨烨

“2014年9月11日,他告别南京,远离家人与昔日的同事和朋友奔赴援疆岗位,未来——面临着新的挑战与前所未有的困难。来新疆短短的三十几个月,他不忘初心,始终如一……”


2017年6月,南京农业大学校报编辑部的征稿邮箱收到一份特殊的邮件。这一封信的共同作者是新疆农业大学草业与环境科学学院的全体师生,文中的那个“他”,正是他们朝夕相处仅仅三年的挂职副院长、南京农业大学挂职援疆干部姜小三。


依依不舍踏上援疆路


“从接到援疆任务到确定名单,我只有短短5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去留。” 回忆起3年前刚刚接到援疆任务的那一幕,姜小三依然记忆犹新。


思索间,姜小三想到即将迈入高三正在紧张备战高考的儿子,想到即将独自一人挑起家庭重担的妻子,想到在南农正在承担的诸多教学科研任务……


“我是父亲、丈夫、儿子,但我更是党员。”思忖良久,姜小三带着对妻儿父母的依依不舍,踏上了漫漫援疆路。


2014年9月19日,姜小三正式赴职新疆农业大学,任草业与环境科学学院挂职副院长,分管研究生工作和学科建设。


虽然来新疆之前,姜小三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一个又一个“关卡”正在等待着他。


第一天上班,姜小三拿到了一份学院老师花名册,一看就傻眼了:阿不力米提·卡的尔、吐尔逊娜依·热依木、巴特尔·巴克、帕丽达·牙合甫……生疏与拗口的民族教师的姓名让姜小三足足适应了好久。


然后就是饮食。一天三顿都是面食,拌面、汤面、烙饼、糊糊、馕、烤包子……学校食堂或周边的小饭店,也大多是清真餐为主。


“到新疆第一个月,肠胃很不适应,特别想家。”姜小三说。


新疆空气干燥,洗好的衣服挂在屋里,第二天早上就干了。但是,一天下来,不仅口干舌燥,而且全身干燥得到处起皮屑。更糟糕的是,风沙把他的眼睛吹得干涩红肿,后来又受到严重的感染,眼病在不断地恶化。



“先去医院看看吧。”院里的老师们总是劝他。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等忙过了这段时间再说。”他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推托,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如今姜小三的眼睛经常红肿流泪,落下了慢性结膜炎的顽疾。


然而,仅仅过了三个月,姜小三就在其援疆小结中写到:“我爱上了新疆美食,自己也学会了做胡辣羊蹄、卤牛肉、拌面、手抓羊肉……,习惯上了新疆气候,分管工作也慢慢熟悉起来,也听顺了民族老师们的名字,与当地老师交上了朋友,这里的生活与学习工作成了我现在最为珍惜的生活……”


北京时间上班  新疆时间下班


上报援疆名单后的一个礼拜,姜小三参加了在南农召开的全国资环院长研习会,当时教育部正在筹划第二年的全国骨干教师培训班。会上,他代表新疆农大主动请缨。



“我马上就要去援疆了,也希望大家能去新疆看看,希望通过科教援疆,把教育部培训班带去新疆,让新疆接触社会。”一个礼拜,姜小三就“反客为主”,以一名援疆干部的身份把这个全国性的培训班“引”到了新疆农大。


次年,作为东道主,姜小三果然带领全院师生,呈现了一场被认为“最成功、最精致”的大会。他让所有的与会者都成了新疆农大的后援团,与学校建立起了各类频繁的业务往来。


他所挂职的草业与环境资源学院,从学科地位来说,是新疆农大最庞大的学院。其草业学科是新疆地区唯一进入前三的国家重点学科。但是,由于学院是2007年刚刚组建的年轻学院,学科发展还不平衡,学科实力较为分散,老师们的团队意识相对薄弱。


“希望你在学院中起到一个凝聚的作用。”报到那天,副校长王长新对姜小三有着殷切的希望。


草环学院中少数民族教师的比例多达42%。由于母语体系的原因,一开始民族教师们撰写科研申报书都不是那么顺利。姜小三就从细微处着手,辅导他们撰写申报书、制作报告PPT……


“我的课题是《用被动采样法评价乌鲁木齐周边地区大气挥发性有机物》,当时在画信息分布图上遇到了难题,这正是姜院长的强项,他得知后毫不犹豫地熬了好几夜帮我画图,为此还患上了重感冒,我特别内疚。” 帕丽达老师肯定地说,学院的每一位老师都得到过姜院长的帮助。


后来,帕丽达还被姜小三推荐为乌鲁木齐市政协委员,课题结论也在政协提案中呈现。帕丽达说,特别高兴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在自己的家乡落地生根。


三年间,姜小三实地走访了学院所有的教学与科研实验室,带领全院教师建章立制,先后起草涉及教学科研、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基础设施建设等近20个制度性文件以及学院十三五发展规划、学科发展规划。


姜小三说:“如果说自己能够留下什么,但愿这些制度和管理理念是留给学院最好的礼物。”


新疆土地面积约占全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约65%的可耕种土地呈现出盐碱化的趋势。作为土壤学博士出身的姜小三,来到新疆后,他觉得自己的专业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应该可以大有所为。


工作之余,姜小三就开始琢磨各类调研。新疆科技厅、农业厅、乌鲁木齐林业局……都留下过他的身影。


时任新疆自治区环保厅厅长吐尔洪说:“作为一个学院的院长,走进我的办公室和我聊两个多小时的,姜小三是第一人!”


“这不仅仅是为自己的科研积累素材,更要让学院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等工作与当地的实际情况和具体需求充分结合,这样才能为学院的发展制订出更加明晰的方向。”姜小三说。


在乌鲁木齐,上下班时间是“朝十晚八”。在新疆的三年,他却始终遵循着“北京时间上班,新疆时间下班”的作息规律,每天工作时间远超过12小时。


离援疆结束仅几天的2017年6月26日是新疆传统的肉孜节。为了别人能好好过节,姜小三主动申请了26日24小时的值班。


“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他平静地说。


“院长就像‘达达’一样亲!”


2014年9月的新疆玛纳斯支农劳动实习基地,棉花地方圆十五公里没有一个居民。挂职上岗第二天的姜小三在乡村泥土路上颠簸了三小时,为实习师生送去羊肉、水果及生活用品。


姜小三回忆,那是他见过的最简陋的宿舍:每40多人挤在一个简易棚,防潮垫席是床,沙堆上挖出的大坑是卫生间,宿舍门口的大桶是洗漱间,水还得大家轮流去提。就连厨房也仅仅是大坑上的一口大锅。


不仅如此,当听说这里一天历经着一年四季的变化,白天顶着风沙和烈日,酷热难当;晚上水桶结冰,睡觉也要穿棉衣时,他的眼角湿润了。


但看到姜院长的身影,田间忙碌的同学们雀跃了,一下子围坐在他周围“拉家常”。


“虽然环境很艰苦,但是大家都很珍惜在一起劳动的时光,一切是值得的……”孩子们说。


望着这一群年龄与自己儿子相仿的孩子们,姜小三强忍着眼角的泪水。那一刻,让初来新疆的姜小三下定决心,在以后的工作中,无论多累与多苦,都要把学生视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爱护和关心。


“我在新疆还有4个女儿呢。”姜小三自豪地说。



原来,新疆农大开展了“三进两联一交友”活动,即进班级、进宿舍、进食堂、联系学生、联系家长、与学生交朋友。


2016年10月,姜小三有了4位新疆女儿。她们分别来自维族和哈族,有着好听的名字:热孜碗古丽、迪丽热巴、阿丽米热、阿依森巴提。


“见到姜副院长就像‘达达’(维语中爸爸的意思)一样亲!”孩子们说。


前不久刚好是阿丽米热的生日。姜小三把4个女儿都接到自己家里,亲自下厨做饭。


“在新疆的时间不多了,没法为每一个孩子过生日,我特地为她们举办集体生日,为每一个孩子准备了生日礼物。”姜小三说,他已经和和女儿们约好,孩子们今年国庆节就来南京看望“达达”,“达达”也要带她们在南京好好玩一玩。


舍家为大家,忠孝难两全

三年援疆路,洒尽儿热血

忠心天山鉴,从此一生情

无悔当初志,时刻励我行

边疆亦我家,今生难舍她


援疆三年,父亲两次重病动大手术,儿子高考奔赴考场,姜小三都没能陪在至亲的身旁。回忆起这些歉疚,他更是一度哽咽。临别前夕,他写下了这段文字。


“新疆工作的三年岁月,是人生的一次修行,一次历练,一次精神蜕变与升华。三年援疆路,从此一生情。援疆的经历必将成为我一生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铭记于心底,不断前行。”姜小三说。

编辑:王梦璐

阅读次数:2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