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梦江南烟雨之游

2017-07-03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全媒体中心 倪俊

江南忆,最忆是江南。小镇巷中寻旧景,风景似曾谙,能不忆江南?

——题记


喜欢烟雨中的江南小镇,喜欢那些难言的况味,我那一汪心田受到了那一方山水的召唤,竟有些欲罢不能了。


曾读过“盈盈采耳”之类的句子,温婉细腻,只觉得好美。自然,我便想到了江南——如斯般打动人,撩拨人心。江南烟雨小镇的味道如此寂寞,又如此温暖。细雨飘,清风摇,人们搬了凳子,三三两两坐在屋檐下闲聊,特别是那些走过岁月的老人更是这闲聊中永恒的风景。青藤老树栖鸟,小桥流水人家。几百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光阴老了,老了又新了。昔日那殷红的对联早已褪去了往日的艳红。


一切都在新旧中交替着。


江南是一位温婉到极致的女子,从容优雅,甚至连哭泣声都是轻细的。经过几百年光阴的雕琢,这位女子被岁月打磨成了一块温润的玉,秀丽而高雅。


那些旧街是用青石板铺起来的,就似那女子的罥烟眉,在烟雨中,石板小街若隐若现,与两侧那些错落有致的旧房子相互映衬,相得益彰。


再前行,我瞥见一间昏暗的房子,透过这所房子,我闻到了历史的味道。江南多烟雨,透过油纸伞,灰白的天空便映入我的眼帘。


旧房子对面就是一间祠堂,雕龙画凤,飞檐斗角,青砖灰墙,韵味无穷。祠堂前的台阶上长满幽绿的青苔,台阶旁的玉兰树添了新绿,常春藤攀着大树,一点点向那无尽的天空延伸……不知道为何,这些历史留下的痕迹,在我眼里竟会如此美丽。它们远离喧嚣,远离功名利禄,涤荡游人的心灵。


我走走停停,仿佛闻到了江南特有的酿酒的醉人香甜,又听见了稚童们摇动拨浪鼓时天真的笑声,还听到了妇女门河边濯衣时水的哗啦声……我穿行其间,陶醉不已。那酿酒的香,天真的笑,清溪的声,还有我的呼与吸,同那烟状的轻雨一同在天空游走,最后飘散到了我永远去不了的地方。


承袭千年的历史韵味,烟雨江南有些十里红妆的热烈,也有着青花瓷瓶的内敛与雅静。这其实是我第一次来江南,在梦里,我撑着一支思想的长篙,以一位文学渔夫的名义而来,来拜访这位温婉到极致的女子……


江南,江南!江南小镇的气息丝丝缕缕,在我心里牵牵绊绊,犹如灵性的双翼自由挥舞在无尽的空明之间。


耳边似乎又响起了《江南》那熟悉的旋律:“风到了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雨到了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留恋人世间……”


请允许我在这梦中江南安度此生,用一生的时间来品味江南女子的含蓄与温柔,真正做一回江南女子——提着长裙,踏过长长的石阶,素手濯衣……

编辑:王梦璐

阅读次数:15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