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他们是虎凤蝶的守护者

2017-07-03来源:南农新闻-NJAU NEWS作者:丁佳兴 殷姝惠

2016年,我校“保护中华虎凤蝶”项目摘得“2016年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金奖。


中华虎凤蝶是中国独有的一种野生蝶,它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由于其独特性和珍贵性,被昆虫学家誉为“国宝”


2002年,位列“南京十大名蝶”评选之首。虽然长江中下游的中华虎凤蝶品种不属于保护动物,但它也是非常稀少的。而南京,则是这个品种存在最多的地方,这就是南京对虎凤蝶的意义。


由于中华虎凤蝶有特殊的生活史和相对较为单一的食物来源,它极大地限制了种群的扩张,而近年来,随着它的寄主植物——杜衡作为中药材被热炒,过度采伐杜衡也加剧了中华虎凤蝶的生存危机。对此,我校植物保护学院结合自身的昆虫学专业背景,于2009年成立了保护中华虎凤蝶的志愿服务团队。他们将护蝶与环保相结合,在致力于科学护蝶的同时,为虎凤蝶建立更为良好的生活环境。


谈及虎凤蝶,成员都很有感触,昆虫学的学习增进了团队成员对蝴蝶整个生活史的了解。提及蝴蝶何时产卵、结茧、化蛹、蜕皮,大家都了如指掌。


平日里,团队走访考察野外栖息地、设计护蝶知识科普课程、开展中华虎凤蝶社会知名度调研,以专业护蝶为核心:人工饲养,护佑幼蝶、组织培养,护佑食源(杜衡)、开辟基地,护佑种群。


队伍在成立之初,主要开展虎凤蝶的科普讲座,但是,日复一日的宣传让队员们觉得收效不大。前年有同学在紫金山上发现了蝶蛹,但是教授不建议带回实验室繁殖。单独一颗蝶蛹人工抚育意义不大。而且,蝶蛹处于待孵化状态,还应保持它的自然状态。


所幸的是,去年春天组员田峰奇在紫金山发现了成蝶,并将其带回实验室进行养殖。


在饲养的过程中,组员们细细观察虎凤蝶的变化。虎凤蝶的蝶蛹很是漂亮,圆润之中透着绿色的珠光。


待到产卵孵化后,灰黑色的幼虫也十分可爱。负责人高雅说:“小虫子吃叶子很有意思,就像蚕宝宝,它每次吃完一头后会再从这个头吃。虽然它长得不是很好看,很像毛毛虫,但是仔细看它吃的过程,它咬得十分整齐。”


队伍里的技术骨干田峰奇也有同样感受:“因为中华虎凤蝶幼虫有群居的习性,所以它往往不是单只的存在的。而一群幼虫的生物钟都差不多,所以经常看到一排小虫子整整齐齐地趴在叶子上吃食的场景。”


随着幼虫的成长,它们的食量也越来越大。需要队员经常上山采新鲜的杜衡叶子给幼虫。队伍里的田峰奇就承担了每隔两天上山采叶子的任务。从三月到五月,他独自骑车上山,在密林之中寻找杜衡,风雨无阻。


因为虎凤蝶幼虫的食量实在是大得惊人,繁育后期团队探索用组培的方法提供食物,经过人工培育,虎凤蝶的存活率是自然状态下的18倍。不过,也正是虎凤蝶幼时有集体生活的经历,它们长大后就会为了各自的生存而寻找更为丰富的食物。这就是虎凤蝶的集群扩散特性。田佳华说,当食物不再充裕时,虎凤蝶的幼虫就要开始往别的地方迁移,向外扩散,直到找到它的寄主植物杜衡为止。如果找不到,就会一直爬爬爬,直到饿死。这也是虎凤蝶在野外面临的很大的问题。因此,团队考察了曾有虎凤蝶发现记录的栖霞山和牛首山景区。并在栖霞山发现了虎凤蝶的适宜栖息地,联络相关专家教授,获取更专业帮助,进一步推动保护基地的建立。如今,队伍正在协助建设溧水的蝴蝶谷——依据当地的生物分布适当引进蝴蝶品类,同时为宣传科学护蝶、保护环境助力。


在加入这个组织的时间里,每个队员都有着各自的变化。在护蝶过程中,有人增长了专业知识,有人锻炼了沟通能力,还有人的心中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


队长高雅坦言,当自己向孩子们宣传怎样保护蝴蝶、爱护环境的时候,那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真是要格外谨慎地说出每一句话。


田峰奇感慨道:“保护中华虎凤蝶的过程中会看到很多东西。”这让他不单把关注点放在昆虫学、生态学方面了,而是提升到了整个社会对于保护虎凤蝶、爱护环境的层面上。


除常规的护蝶工作外,小组成员参加了“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并斩获金奖。


此次志愿服务项目为科普类,它服务的对象不是人,而是虎凤蝶、是环境。成员们通过考察基地、做基因检测等技术手段对虎凤蝶的生存情况进行调查,以多元化的展示方式向人们宣传护蝶理念,用实际行动服务虎凤蝶的生存。


当回忆起参赛经历,队伍从校赛,至省赛、国赛,都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用高雅的话来说:“这是一段很长又比较艰难的旅程”。经过了层层选拔入围省赛,虽取得了省赛二等奖、环保类第四名这样优异的成绩,但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他们研究项目的专业性较强,难以被公众所接受。于是由王磊操刀编写剧本,给观众呈现出一个更为立体、直观的认知。在准备答辩方面高雅等人花了很大的心力,答辩的稿子改了26稿。“准备比赛的历程是很苦的,大家都天天泡在一起加班到很晚,一起见证过凌晨两点多的南农。”


即便是如此,也还是会有一些“意外”。现场会提一些很刁钻的问题,田佳华笑说:“有人问‘这个蝴蝶这么丑,你们为什么要保护它?’当时很尴尬,然后我回答说,其实也没有那么丑,可以换一个角度,它还是很好看的。”


作为团队技术骨干的田峰奇被团队成员们“亲切”地称为“志愿者小田”。但,这是一个梗。“蝴蝶是他的女朋友啊!”看得出来,小田是很喜爱蝴蝶的。


“小田在哪儿啊?”


“他的日常不是在上山,就是在上山的路上。”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南农青年,因版面需要,转载内容有删减。)

编辑:王梦璐

阅读次数:1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