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肯特州立大学访学经历

2016-09-14来源:信息科技学院作者:沈军威

    “各位旅客,您好,飞机即将下降,请您系好安全带”。


    伴随着飞机人员的广播,我转向窗外,看到了外面的工作人员是与我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睛的人,此刻,我的内心在说“终于,安全回来了”,也是时候对这段联培旅程做个总结了。



白宫前的留影



    回想起201411月份,在国内导师和当时学院领导的鼓励下,我开始准备申请国家公派联合培养博士的事宜。一方面担心人文社科专业的名额较少,一方面又是学院第一个申请国家公派项目的研究生,在这种信心不足的情况下,又第一次用英文写长邮件联系国外教授争取邀请信,做好了得不到回复的最坏打算。于是得到国外教授的回复邮件时,尽管前几个联系的教授说所在学校没有办公室给联培博士,还是看到了一丝希望的。当美国肯特州立大学图书馆和信息科学学院(The School of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Kent State University)张茵(Yin Zhang)教授愿意接收我的时候,被认可的喜悦,提高了我的信心。美国肯特州立大学图书馆和信息科学学院被《美国世界与新闻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评为美国前20的图书馆学和信息科学研究生学院之一。


    而张茵教授的研究涵盖用户信息行为、信息组织和信息系统等领域,同时她是美国图书馆协会(ALA)、美国信息科学与技术协会(ASIST)成员,也是多个国际期刊的审稿人,如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SCI期刊)、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SSCI期刊)等。张教授主持或联合支持过多个科研项目,发表SSCISCI期刊论文以及会议论文多篇,同时,她还参与撰写《图书馆信息学》、Implementing FRBR in Libraries: Key Issues and Future Directions等图书。


    虽然在学校申请资格答辩之前拿到邀请信,但只拿到预备名额,还是惴惴不安的,后来学校研究生院的老师说,都会推送到国家的,而且并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于是,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静静等待国家留基委的审核结果。那段等待时间,当时觉得漫长到仿佛是一个世纪。最终在5月份的一个晚上,登录系统,看到那张大红色的贺信。我激动得和父母通电话说,“爸,妈,我要去美国了”。紧接着,联系留学服务中心订机票、去美国驻中国上海总领事馆办签证,中间又去了武汉超星公司调研实习,获取博士论文的数据。在忙碌中,暑假一瞬间结束,我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教外国人学中文



    初到美国,一切都是陌生的,虽然很新鲜,但要自己学着做饭,没有车,就骑着自行车去附近的超市买菜。还好,张茵(Yin Zhang)教授之前带过公派出国的老师,她准备好一些材料和生活指南,帮助我迅速融入团队。在这一年里,我先后参加了4门课程的学习,分别是Xinyue Ye博士“地理数据库:空间数据库”(GEODATABASES/ST: Spatial Database/Capstone in Digital Sciences)、曾蕾教授(Marcia Lei Zeng)的“知识组织结构、组织系统及服务”(Knowledge Organization Structures, Systems, and Services-Taxonomy, Thesaurus, Ontology, and other Semantic tools)、张茵(Yin Zhan)教授“信息需求、查询与使用”(Information Needs, Seeking and Use)和“信息与交流研究方法”(Knowledge Organization Structures, Systems, and Services-Taxonomy, Thesaurus, Ontology, and other Semantic tools)。在4门课程的学习中,我不仅学到了地理可视化的方法,也更新了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研究生,我意识到国内外教学的差异,这种差异主要是美国的每一门课程在每一个星期都有扩展阅读文献,需要学生自己选取文献仔细阅读进行交流,这有利于培养学生的专业文献阅读习惯。



在曾蕾教授家做客



    这一年里,也积极参加讲座培训,印象最为深刻的有三个。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访问学者、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范炜副教授介绍了“用Sparql查询RDF Querying RDF with SPARQL)”,作为2004W3C 推荐用于表达网络信息资源的通用标准,RDF提供了描述信息资源的元数据词汇表,可以促进网络信息被计算机理解和整合,从而为实现语义的深化理解提供基础。Google公司的两位工程师Elnaz SarbarCory Massaro的“Ok Google! what about other languages you know? An overview of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Automatic Speech Recognition (ASR) at Google”则从技术的实际应用层面介绍了自然语言处理研究的进展。而QSR International的网络培训“用 Nvivo分析twitter内容(NVivo 10 Webinar - Easily Collect and Analyze Social Media Content from Twitter Using Nvivo)”让我对使用Nvivo进行文本内容分析这一定性研究方法有了了解。


    除了参加课程和讲座培训,我还在201618-112日前往波士顿参加了本专业领域知名的美国图书馆协会(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 ALA)冬季年会,不仅聆听了专业的讲座,还参观了众多出版社、技术公司和专业机构的展览。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有关青少年阅读的图书不仅印刷精美,而且根据不同阶段的青少年特征推出相应的主题图书,同时,有关阅读推广的海报也极为吸引人。国内近年来也开始建设“书香社会”,美国在这些方面的经验将会有所帮助。


    另外,还去参观了哈佛大学图书馆、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波士顿公共图书馆、纽约公共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5个全球知名的图书馆,开拓视野。


    而在学习之余,还尽可能地融入当地生活,不仅体验美国的节日和文化,还参加肯特州立大学的中文茶话会和暑期班,尽可能宣传祖国近年来的发展变化。


    在肯特州立大学访学的这一年,增强了一些研究方法和软件工具的学习操作。比如质性分析方法及Nvivo软件,社会网络分析方法及PajekNodeXL软件和数据可视化及Sci2VOSviewerGephiCorTexT软件操作。同时,也和斯洛文尼亚的研究人员通过邮件交流学习了一种识别学术社群和分析学科发展趋势的新方法。期间也与国内导师保持联系,根据他的国家社科项目和自己的博士论文,完成了3篇中文期刊论文的写作,其中一篇已经被录用,另外两篇则正在审稿中。而英文论文方面,目前正在根据前期学习掌握的可视化工具,计算大数据领域的跨学科度,分析该领域的知识融合程度,争取早日在张茵(Yin Zhan)教授的指导下,完成撰写,并最终实现发表。


    最后,这一路走来,既要感谢国家留基委的公派项目,让我这个农村孩子实现了出国梦。也要感谢国内学校—南京农业大学各位老师的包容和鼓励,还要感谢在肯特州立大学访学期间那些关心和帮助过我的人。感慨良多,唯有带着这颗感恩之心,继续前行,不辜负那些友善的目光,也为“中国梦”的发展实现发挥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编辑:王梦璐

阅读次数:433

(0)